今年6月,吉利旗下高端品牌領克整體銷量首超長城旗下高端品牌WEY。7月,領克銷量持續破萬輛。吉利控股集團副總裁林杰向記者表示,領克現階段產能不足,所以不會一味地追求銷量,而是把工作重心放在品牌建設上。但在產品的投放上,領克卻不會慢下來,林杰用“接2連3”來形容。領克02剛上市不久,03將于年內投放。

\ 
廣汽傳祺和上汽乘用車自創立之初便定位“高端”,但從來沒敢說自己“豪華”。高調宣稱自己是中國汽車豪華品牌的則是長城WEY和吉利領克,無論是產品力,還是市場表現方面,二者都常外界拿來進行對比。領克02上市銷量便獲得3000多輛的成績,在產能有限的情況下取得如此成績并不容易,到底產品力強,還是品牌帶動了銷量,南都記者也一探了究竟。
 
對得起“豪華”二字
 
以記者個人之見,領克在綜合產品力方面,比WEY更勝一籌。WEY的“三大件”與長城哈弗同出一轍,實屬“精裝修版哈弗”,僅此而已。而領克則以沃爾沃為背書,富含豪華車的基因,無論是研發設計,還是采購制造,甚至技術核心,都源自于沃爾沃。領克首款產品01就是沃爾沃XC40的“換殼產品”,而02美其名曰運動版01。

\

換言之,02較之于01,最大的區別在于外觀,前者采用了轎跑車的設計元素。例如更加流暢的車頂造型,所以媒體也把02戲稱為“拍扁”了的01。外觀上細節的處理也有不同,發動機兩側的日間行車燈造型更為簡潔,前保險杠的下進氣格柵更加動感。此外,與中網連為一體的前大燈帶有“淚眼”的設計,所以02前臉整體營造更加年輕活躍。

\

\

打開車門進入車廂內會發現,這幾乎就是一輛沃爾沃的產品。首先,向駕駛員偏至的中控臺設計頗有沃爾沃上一代產品的風格。另外,無論是用料和裝配工藝都達到同級最高(以自主品牌的標準)。相較于01,02的內裝用料更為考究。以中控臺右側為例,采用了3種不同材料組合,檔次感、時尚感和科技感融匯一體。

\

\

由于領克02頗具歐洲車風格,所以空間表現并不突出,只能說是“夠用”而已。尤其前排采用一體式座椅,或多或少會給后排造成一定的壓迫感。很多人或許或擔心流暢的車頂是否為后排頭部空間帶來影響,身高175cm的記者實測表示,這點實際上還是不用擔憂的,02通過把后排座椅降低,車頂內凹,以確保后排乘坐的上下空間。

\

\

自主品牌向來不缺配置,但很多時候配置都是堆砌而來,技術含量不高。02則更省事,主動安全配置照搬沃爾沃,含金量也因此徒增。至于智能網聯方面,領克采用的系統與吉利“博”字輩車型一致,的確,中國智能網聯技術要走在國際前沿,如果繼續沿用沃爾沃的車機系統,反而是一種“倒退”。

\

“低配”版本沃爾沃XC40
 
沃爾沃既然已經成為中國車企的“養子”,吉利集團對其技術自然有使用權,何況領克本質上還是吉利和沃爾沃雙方的合資公司。所以,領克02理所當然地用上該2.0T DRIVE-E動力。該2.0T DRIVE-E動力在領克身上采用了較為保守的調教,即沃爾沃那臺“T4”,最大功率為190馬力,最大扭矩僅300N·m。據記者了解,領克產能不足,主要由于沃爾沃發動機供應受限。

\

兩驅車型配備的是一臺6AT變速箱,與四驅版本的7速雙離合并不一樣,問題是沃爾沃XC40匹配的是更高規格的8AT。有業內人士對此表示,如果完全照搬沃爾沃的動力系統,那沃爾沃就“不用賣了”。即使是低功率版發動機,再即使變速箱有所“閹割”,但兩者的匹配還是非常到位的。就實際駕駛感受而言,讓人有所驚喜,動力的輸出和儲備之間的處理顯得相當嫻熟。

\

日常駕駛中,新動力系統的整體表現比較沉穩,沒有過多地去強調動力輸出,而是保持相對低調的狀態。同時能夠讓駕駛者感受到充足的動力儲備,只要稍微深踩油門,動力響應就會非常積極。但這種動力的爆發不會讓人反感,動力的釋放會在短時間內循序漸進,保持優雅自如的姿態。當然,02提供個性化選擇,例如家屬模式選擇,以及換擋撥片等加強駕駛樂趣的配置。

\

\

動力系統雖然源自沃爾沃,但規格上有所下降,可慶幸的是底盤可是完全照搬過來了。領克02為駕乘人員提供濃郁的歐洲車行駛質感,主要是基于偏硬朗的懸掛調教,這樣的調教有利于作為高車身SUV該有的支撐力度,以及靈活的操控感。此外,這種調教的取向最大的問題在于細碎振動直接傳遞到車內,并讓駕乘人員直接感受,并且過于頻繁而導致舒適性有所缺失。
 
試后言:

記者家住的小區里不乏自主品牌汽車,就連“保時泰”也有好幾輛。最近,小區內出現了一輛白色的掛著粵A牌照的領克01,記者條件反射地感嘆,購買一個新品牌的車輛,還是需要很大勇氣的。
 
經過一整天的深度試駕體驗,以及跟領克諸位高管交流后,記者卻覺得領克的未來,或許要比WEY走得更遠。沃爾沃的平臺,沃爾沃的全球采購體系,國際化的設計團隊,都給了領克極大的加成,領克的研發制造跟吉利似乎“沒什么關系”,吉利在當中更多是充當金主的角色。而WEY呢?或許寶馬日后會提供些幫助罷了。
 
采寫/攝影 南都記者 周建雄